选择

Posted by Tianvk on September 12, 2017

无意间看到一些照片,曾经封存在电脑里,一直不见天日;看着曾经经厉的画面,心中起了涟漪。

人终究会老去,感叹时光已无意义,但总结过去才能更好的把握现在,让将来更为出彩。

小时候除上学外常居于姑妈家,表哥带着我快乐地过完了整个童年:爬树、抓飞虫、看火车 、看飞机、去录像厅、去游戏厅、去老师家补课……

在他的照顾下,我只顾玩耍,一个农村孩子本无法触及的体验在老大的带领下得以实现。再后来,跟着他认识了刘徳华、小虎队,拿着磁带,仿佛天下就没有其他更好听的歌。对一个小孩子来说,表哥的选择都是那么的正确。

于是,大学的专业选择虽犹豫再三,但终,还是与表哥保持了高度一致,没有选择红得发紫的计算机,填报了机械设计制造及其自动化,那时他已大三。当年的暑假,我借了邻居的小霸王,用十指打熟了QWERTY排列的键盘,背下了五笔字根表。

大学时光的堕落不表,还因自高中开始的坐姿动了手术。然而即便如此,自认为收获仍然不小。谈了一场走进围城的恋爱,没有耍流氓;混迹于各大电脑论坛,卡饭、精睿、远景还有雨林木风等,拆腾了卡巴、NOD32、小红伞、微点、毛豆、诺顿等大批的杀毒/主防软件;尝试过双系统,捣弄过虚拟机,控制过校园网,破解过万象(网吧计费系统)……还好在枯燥的微积分、刀具与切削等的课程之外,保持了一个真正的爱好。

找工作是人生中极其忐忑的时期,对我而言。那时候的无助、忧虑、焦灼,至今心会颤动。那时女友在湖南读研,自己准备签东方电气,辗转反侧难以入眼,最后还是来到了现在的公司,不能留在大武汉,去边上的小城也行,毕竟还是央企,记得当时HR只看了我的学校是不是211。

实习的半年,记忆深刻。培训很多,而且有些属集团里的院级别。几千号人同时接受院里的保密、安全和企业文化的熏陶,不分职位好坏、学历高低,确实震撼。当时只想,既然来了,就实干等出头吧。

于是不培训的时间,早上6:30起床去公司,拖地、预热机床、等师傅进厂教活儿。师傅曾暗示我本是技术员,不用这么地卖力,当时不懂,这句话可以说是混国企真理。一堆儿的技术员打盹玩手机,而我在替师傅跑腿、看书,太想有所作为……

就是这样的,在人生多次的选择之后,我正式进入机加行业,成为众多机加从业者中的一员。